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修行心依舊》-一七八章 大枝叉山谷

修行心依舊
小說推薦修行心依舊修行心依旧
雷生看见楚琴又站在自己洞府门口,诧异道:“几个月不见,我还以为你放弃了。”
楚琴有点疲惫道:“再试一次,不行我真就放弃了。”
雷生点了点头,他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佩服她的执着,虽然他知道楚琴是为了什么,但依然佩服。几年过去,她一直不断的找各种方式,试图挑起自己的情欲,其中有好多方法让雷生一个大男人也尴尬万分,可她全都失败了。
雷生说:“那进去吧。”
楚琴说:“今天不行,我得回去休息休息,这三个多月,太累了。”
雷生看着她的脸理解的点了点头,楚琴这几个月在干什么,他很清楚,一天二十个时辰,她每天要在玉珠峰值守六个时辰,保住在玉珠峰的职位,然后到玉容峰,在玉容峰学会了新技能后,至少要每天工作八个时辰,连续干三个月才能离开,而要在两峰之间穿梭,每天还要花三个多时辰。也就是说这三个多月,楚琴每天只有两个多时辰的时间属于自己,还要至少花一个时辰打坐,这样才能保证身体内元气不下降,修行不退步。她确实很累。
第二天,雷生洞府那张简易的石床上,他第一次感觉到被唤醒了,那种近十年没有过的舒服真是神奇,脑海里如闪电一般出现了劳拉,还有刘湘等几人的身形,顿时那被唤醒的地方更加昂扬。
楚琴感觉到口中那有节奏的抖动,一点点胀大,她几乎要哭,成了,真成了,差不多八年,她觉得每个人看她的眼光都是在嘲笑,在鄙视。可今天终于成功了,自己的修行终于有了盼头。
雷生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因为他曾经一对七,可今天他终于知道了何为炼气修士,再楚琴不容拒绝的挑逗下,他在第三次后竟然昏然沉睡了。
直到辰时过了,醒来后雷生惊问:“我竟然一觉睡了这么久?子时辰时的打坐时间都没醒来。”要知道十多年来,子时辰时两个时辰打坐,已经深深刻入了生物钟。
楚琴嘻嘻一笑说:“全身心的放松,这感觉不错吧。”
雷生自身感觉了一下,是啊,现在的自己确实很放松,很放空。完全没有以前在天炎那种不由自主的紧张,可这能坚持多久,只要一出洞府,雷生相信那种不由自主的紧张又会进入身体。
看着雷生的表情,楚琴故作严肃问:“昨天你有没有内视找寻那封锁血脉的奥秘?”
雷生顿时支支吾吾,是啊,自己在第二次第三次前曾经想过要内视查看一下血液,可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心抽离。
“我觉得自己现在办不到。”雷生只好说。
楚琴翻了翻白眼道:“这么说,你的意思是要继续喽?”
看到雷生点头,楚琴偷笑,一个真气修士要想在这种时候抽离心神,那里有这么容易,只有用这个说法,楚琴才能找到一个理由,为了雷生的理由。
马高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消除了坐飞船的兴奋感,然后就是打坐修行,演练刀法,帮同舱的陆全守好门户。飞船不定时的停泊,不断有其它修士登上飞船。
这一天马高觉得飞船的速度降了,他的第一选择就是通过窗口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目前的飞船只是从名义上叫船,其实从外到内与河上的行船都没有多少相同的地方,飞船是全封闭的,不像河上的船有甲板,人可以在甲板上看风景,飞船除了船头有大型透明窗口外,其它的地上除了几十个高级房间有窗外,其它近千房间都是不透光的笼子。
马高透过窗口只见,一个人从飞船中飘了出去,然后向下方飞去,看背景应该是罗学。至于罗学去干吗,他不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
最让马高佩服的是不论飞船是快是慢还是停,这一切和陆全毫无关系,他好像忘记了外界的一切,一心枯坐。
刚刚从天炎飞起的大型飞船,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船上的宋玉文便坐不住了。
天炎派为了在长途旅行中不耽误炼气士的修行,每个人都安排的是独立房间,重要的弟子之间还要空出一个房间,尽量做到互不打扰,虽然飞船用的都是隔音的材料。宋玉文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没走多远来到了一船舱,轻轻一推门没有关,于是他走了进去一边说:“张雅量!哟?你有客人在啊,瞧这不是少阳兄弟嘛!你怎么在这里?”
“怎的,还不让我来坐坐?反到时你怎么会到雅量兄弟房间来了,你不去你大哥莫展白那边听听教诲?”说话的人叫王少阳。
天炎派的炼气士都知道莫宋两人的关系,现在一个成了筑基,宋玉文大概只能是被教训的份了,所以一见面王少阳就打趣起来。
“少阳兄休要打趣宋兄弟,这一次前往多宝道场,大家都有希望成为筑基一员,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和莫展白平起平座也不一定,你说是不是啊宋玉文?”张雅量淡淡的说。
“是极,是极。只是兄弟这心中压了块石头,有些话不吐不快,平时在天炎却无法叙说,等到了道场里一定找一个好房间,在里面好好的说道说道。只有这样才有把握在筑基时消除一项心魔啊。”宋玉文两眼不住在两人的面上扫来扫去。
张雅量和王少阳两人相视了一会,同时大笑道:“正合我等之意,到时大家一起!”
王少阳道:“一起一起,都去都去。这一次的多宝之行,所有的人员都有这个心情,已经全部联系好了,要不是怕你忍不住把消息透露给莫师叔,我们早就联系你了。”
宋玉文满心高兴回到自己的房门前,刚才大家话中有话的计划一番,他才明白,原来那些同好在天炎就悄悄联系好了,为了冲击筑基,大家都有同样的心思。宋玉文轻轻一推房门就觉得不对,记得自己出门前可是锁了门的,除非自己打出一道元气,别人是开不了房门的。怎的这房门虚掩着?
“大哥!是你?原来是你在里面,真正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谁呢?竟然能打开我锁住的房门。”看到里面坐着的是莫展白,宋玉文才放下心来。炼气士的元气秘锁可锁不住筑基,来到莫展白身边坐下问:“大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心里已经暗中猜测莫展白的来意,无非是要自己珍惜路途的几个月,好好修行而已。而自己的二十七个窍穴全开,差的只是最后关键一步,得到感悟找到筑基窍穴的位置,然后全力冲开并接受过程中的考验,现在再努力也是白搭。
天炎派为这一次多宝道场的炼气士,派出了三个金丹另加十多个筑基护送。莫展白就是其中的一个筑基,从宋玉文房间里走出来的他一直摇头,宋玉文的想法很多九层炼气士都有,当炼气士的二十七个窍穴全开后,元气的增加几乎难以察觉,不是无法增加只是无法察觉罢了,但大部分人就开始放松了修行,开始一味的找寻突如其来的感悟。只有那些最坚定的人才会一如既往的修行,就像宋伤丘炼气到顶后依然苦苦修行百年,最后筑基时一举开除筑基必开的窍穴,还开了另五个窍穴成为一个中期筑基修士,其中的积累可想而知。
云霄弟子坐的飞船已经航行了五个月,这一天陆全难得的从枯坐中醒来,脸上而出隐隐的微笑。心情大好的陆全指点了一会马高的修炼,问了一下时间然后说:“哦?我枯坐了这么长时间,是应该到处走走,活动一下。”于是陆全打开了房门。
陆全从云霄起已经枯坐一年左右,几乎不食不饮,此时面容很有点枯槁的意味。这条飞船不算很大,每个房间都住着三到五个修士,所以过道里有不少炼气士出来活动,看到陆全的人也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些人绝大部分没见过陆全,但修行世界不一样的是有一份专供修士了解消息的刊物,里面就有陆全的画像,现在飞船上的人都是门派中的精英,每个人都看到陆全的画像。
“你的问题解决了?”罗学在船头的贵宾室见到陆全的第一句话就问。
我是一个漫画人物
“多谢罗前辈关心,我的问题解决了。”陆全施了一礼后说。
“作为一个炼气士,就和筑基一样进行如此长时间的辟谷修行,真是少见。陆贤侄今后必当一位风云人物。”罗学挑了一下大拇指说。
陆全难得的咧嘴一笑说:“风云人物,哈哈,前辈某天听得晚辈横死,切勿吃惊。”
罗学笑骂道:“这混小子,那有这么诅自己的。”
两人正在说笑中,只见一艏巨型飞船在远处飞快追来,从后面超越然后向前方驶去。云霄门现乘的飞船和巨船一比就如一只羊站在大象旁边。
“哟,这不是天炎派的飞船吗?贤侄要不要我带着你追上去,让你乘坐自己门派的飞船,天炎派的飞船条件可比我们这个强万倍。”罗学说。
“不必麻烦,我在这条船上很好,在船上我解决了修行的一个疑难,我喜欢这里。而那条船我曾座过,现在想起来感觉很不舒服。”陆全看着远去的天炎派飞船说。
“贤侄既然不想去就算了,这一次也真奇怪,贵派竟然没有召你回去,而是让你跟着云霄门一同前往,这真让人想不通。”罗学确实想不通,一个在炼气境就杀筑基的修士,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天炎竟然扔在云霄门不管不问。这算什么事,如果这种人才出现在云霄门,他早将其捧在手心,早早确立他在云霄门中神圣的地位。
“这个原因我想我猜到了,这还多亏了家族中的一个后辈小子提醒了我。”陆全微笑着说,眼里精光闪闪。
“原来贤侄早有预料,难怪如此淡定。贤侄不但自身实力在炼气士里前无来者,而且这看人的眼光也是强过我这老朽,那马高我也曾经见过一面,当时就没有看出来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罗学叹了口气说。
陆全对于这一点倒是没有多大的肯定,当时他只是觉得马高这人为人很坚定,心无旁骛的守在雷生旁边,自己带着他用着放心而已。还有就是希望他帮传信的,可已经不用想了。谁料想马高在小杰的帮助下,鬼使神差脑子开了窍。
大枝叉山谷是多宝道场所在地,大枝叉山谷因为山谷里有一座山像大树一般,长出了三条如树枝山峰。现在这里是人山人海,至少有十数万的炼气士,当然并不是说这十数万人都有资格进入道场,近半的人是陪同或者说是保护着同门好友前来。西圣境整个地区加上一部分距离近一些的北灵境门派,只要是有能力的门派都派出了自己的炼气士,上个正常普级的筑基有将近千年寿命,那可是门派的中坚力量。就因为如此,那些距离远的,手段普通的门派提前了数年时间乘坐飞船赶路,最远的一个三级门派提前了六年赶路。离多宝道场开放的时间还有半年时已经有远方的炼气士在这里等待了,反而是那些距离近的门派一个都没有到,他们基本上会算准时间,在离道场开放前几天的时候来到。
白漠宫是这一次多宝道场的地主,要不是他们提前派了数名金丹二十多筑基修士在这里维持秩序,场内的十多万修士肯定会因为不时的小冲突打成一片。就算如此,半年多的时间依然有二百多炼气士因为冲突死去,近千人受伤。因为白漠宫的金丹不会因为几个人的冲突就出手管理,除非是发生数十人上百人的群斗,他们才会干涉。
“那边好像又打起来了。”远处一座山上白漠宫的金丹李无涯摸着长长的胡须说。
“就三四个人的战斗翻不天,打死打生都算不了大事。”李星河睁开眼看了一会抖动着白眉毛说,他除了眉毛雪白,头发和胡须都漆黑发亮。
“咱们三李在这里守了快半年,眼看着道场就快开放,这次任务就算完成,可以回门派休养生息。”李无涯有点期盼的说。
李无涯说的三李还有一个叫李成浩的金丹,他们三个合称白漠三李。现在李成浩正安排白漠宫的筑基和炼气弟子做生意,十几万的炼气士聚集在这个山谷中自然有大把生意可做。首先白漠宫虽然不是北灵境,但也已经到了极寒地区,在这个地方就算是炼气修士也要时时运功护体才能维持,这样就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了,而白漠宫有灵药可以解决这一难题。白漠宫的丹药炼气修士服下后,可以保持身体温暖四个月,这半年多时间白漠宫光卖药就赚晶石赚翻了。
大枝叉早上寒雾茫茫,一般要到中午阳光最盛时才能散开,就在冰雾将散未散之时,一艘大型飞船破开迷雾飞进了山谷。
“这是、这是支离山的飞船?不应该啊,他们怎么这么早就到了,离道场开放还有七八天呢?”李星河白眉扬起老高说。
“这确实有点蹊跷,按理说二级门派为了面子都会算准时间在开放前一两天到达,他们这一回是怎么了?”李天涯说。
两人边说边起身向支离山飞船飞去,都是大门派礼节还是要的。两人在半途遇上了一头花白头发的李成浩,三人并肩在空中虚立。
“哎呀,哎呀,竟然是三位李兄主持多宝道场的一切,这真让赵某喜出望外啊。我们几个多少年不见了。我想想啊,至少有三百多年了吧!”从支离山飞船上出来的是金丹赵拓。
“原来是赵老弟啊,我心里盼着就是你来,还有崔昊那家伙呢?你们两个可从来都是一对儿同时出现的。”李成浩嘻笑道。
“成浩你个老不死的,什么一对儿,上次你说我们两个公不离婆,我还没有打你的嘴巴子呢,今天又在胡说。真是越发的不像话了。”崔昊这时从飞船出来笑骂。
李成浩和崔昊飞到面对面,两人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胳膊,这在金丹修士中是极少见的亲热举动。
“说说,你们支离山是不是计算失误了?怎么会早了这些日子?”李成浩问。
“那里会计算失误?白漠宫这会可不要怪我们支离山来抢你们生意,我们提早几天到就是为了下面这十几万,还有过两天马上还会增加的几万修士口袋来的。我们也准备了些灵药,想赚上一笔。”崔昊正色道。
“原来如此,生意大家做,更何况支离山才提前几天过来算是给白漠宫面子了。”李成浩一脸轻松道。
李无涯和李星河听闻崔昊的话脸色都一变,按不成文的规矩,道场在谁的地界就由当地的二级或者一级门派负责,其它门派都不会来抢这点利益的。
李成浩好像知道身后的二李会有什么反应,接着又说:“话说回来,多宝道场内温度更比外面低,光我们白漠宫一家的灵药也供应不了,支离山这次来算是帮我们一个忙了。但帮忙是帮忙,在白漠宫地头做生意少许意思一下,交一些地头费还是应该的。你说是吧,崔老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