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明朝假太監笔趣-第148章:給天下的女人“洗腦”

穿越明朝假太監
小說推薦穿越明朝假太監穿越明朝假太监
经过这次的大杀特杀,朱至澍总算老实了!
那帮皇室宗亲,在百姓身上捞不到钱,又不敢招惹西厂,纷纷把目光转向富户乡绅!
这,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不过,王立对此漠不关心!
反正,道路已经封死,所有消息都传不出去!
他们再怎么捞,银子始终留在四川!
早晚是自己的菜!
只要不找自己的麻烦,一切都好说!
真要跟朱由检翻脸的时候,只需三五天时间,就能把这些家伙全部摆平!
这会儿,随他们折腾去吧!
崇祯六年(公元1633年)五月,一支衣衫褴褛的明军,浩浩荡荡地开赴河南!
目送其远去,王立苦笑着摇摇头。
看到这支兵马,就像看到了千疮百孔的大明!
唉!
朱由检,真够苦逼的!
他下拨的二十万两银子,就换来这么一支杂牌军!
只有五千来人!
武器和甲胄没有配齐也就罢了,连粮草都没有着落!
估计,走不到河南就会溃散!
这,还只是一个缩影!
去年,全国各地都在“闹灾”!
整整一年,上缴户部的税银,总共不到八十万!
因为手上有了银子,朱由检十分慷慨!
不仅免除了各省的赋税,还拨出二百多万两银子,用于全国的“赈灾”!
不必说,这笔银子必被贪得渣都不剩!
此时大明,想找一个不捞钱的官员,估计比登天还难!
就算有,也遭到同僚的排挤,郁郁不得志!
如果朱由检知道这些,必被当场气死!
这样的大明,这样的官场,神仙也难救!
所以,趁早捞钱,备好后路吧!
……
明清时期,应该是女子裹脚最盛行的时期!
由于各种各样的礼制束缚,这个时期,也是女性地位最低的时期!
本以为,丝织作坊的“招工”会困难重重;
没想到,在柳如嫣的运作之下……
十二三岁的女娃,十六七岁的少妇,四五十岁的大妈,几乎是蜂涌而来!
仅仅半月时间,三万个“工位”全部招满!
无数的百姓,仍在拖家带口地赶来!
守在大门口苦苦哀求,不肯离去者多不胜数!
细细想来,这也是被生活所迫!
毕竟,老百姓卖个女儿,也才十来两银子!
在织坊做工,一个月就是一两银子!
还包吃住,纯收入!
在如此的待遇下,所有的礼制,都不重要了!
位于华阳的丝织六厂,已经在开足马力地生产;
新津的丝织五厂、崇庆的丝织四厂、郫县的丝织三厂,正在培训新的织工;
在高薪的刺激下,织工们学得非常努力!
纺织方面的东西,女人学起来非常容易,几乎是一点就透!
最多再过七八天,这三个织坊就能全面开工!
新繁和新都的两个工厂,再过一两个月也能投产!
本来嘛,用泥土夯筑墙壁,用麦秆和稻草铺设房顶,建起来非常快!
一切都井然有序,王立却暗叫不好!
因为……
苏州和杭州的小作坊,每年出产的布料,刚好满足外销需求!
偶尔还能余下一些,正好销往国内!
如今,多出六个大型作坊!
一年的总产量,是往年的十几倍!
朝廷已经颁布律令,不再限制普通百姓的服装面料;但放眼整个大明,又有多少百姓穿得起绫罗绸缎?
一匹素织的纱布或绢布,两个熟练的织工,只需五天就能织成,售价大约三十两银子!
一匹厚实的素锦或素锻,至少半月才能织成,售价三百至五百两不等!
就以织坊的织工来说,她们一个月的工钱,可做一件夏日的薄裙;一整年的工钱,基本可做一件冬日的厚裙!
表面看起来,如果咬咬牙,她们还是穿得起绫罗绸缎!
但是,她们所得的工钱,并非自己独立支配!
很大一部分,需要上交给父母或丈夫,必须用于家庭的其他开支!
这,还是有着“高薪工作”的织女!
其他的普通百姓,只有等到过年过节,才能新添一件粗布麻衣!
还有很多的百姓,连饭都吃不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斗儿
想让他们穿绫罗绸缎,简直是做梦!
呜呜呜……
步子迈得太大,扯着蛋了!
这下可好,那么多的丝绸锦缎,全砸手里了!
柳如嫣理解王立的着急,试探着说道:“厂公,丝绸制品利润很高,咱们可以降价销售嘛!
比如,素纱素绢,降到五两银子一匹;
素色锦锻,降到三十两一匹;
这样一来,百姓们都买得起嘛!”
“不行!绝不能降价!”
王立坚定地摇摇头,正色说道:“降价容易,再涨起来就难了!”
“那……要不……咱们修几个大型仓库,把货囤起来,一点一点慢慢卖嘛!”
“还是不行!
一年能赚的钱,分成十几年慢慢赚,我可没那耐心!”
王立态度坚决,柳如嫣就不再相劝,轻声离开。
没过多久,柳如嫣托着茶壶过来,却见王立在写着什么。
凑近一看,已经写了好几张!
“买不起衣服的男人,不值得嫁!嫁过去必会受苦!”
念出纸上的字,柳如嫣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你与贵妇之间的差异,其实只有一件衣服!”
“不懂得穿衣打扮的女人,拴不住夫君的心!”
武神血脈 剛大木
我去!
这两张纸上的字,更是让柳如嫣瞠目结舌,三观尽毁!
“厂公,你到底写的什么啊?”
“咱们的织坊,不是有三万多织工嘛!”王立嘿嘿一笑,接过茶碗:
“每隔六天,给她们放一天假;
放假之前,停工半天;
这半天的时间,教她们一些琴棋书画,顺便给她们洗个脑!”
“洗……洗脑?”
柳如嫣又是一脸懵逼。
“没错!就是洗脑!”
哈!
王立能想到的,能扩大丝绸销量的办法,只能从女人身上寻找“突破口”!
女人的钱,最好赚嘛!
几百年后的某些女人,本身并不富裕!
但,她们为了买个名牌包包,为了买件名牌衣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种女人,正是被人洗了脑!
已经没有正确的价值观!
此刻,为了扩大丝织品的销量,就需要给女人洗脑,扭曲她们的价值观!
这个时代的男子,纳个普通的小妾,只需十来两银子!
只要有经济条件,男子都希望纳几个小妾!
但是,就算纳有十几个小妾的男子,也会经常流连于青楼之中!
这,是完全合法的!
就算是家中正妻,也没有反对的权力!
男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青楼中的女子有格调,有品味!
对于平民女子来说,如果懂一些琴棋书画,如果懂一些穿衣打扮,其身价必会蹭蹭蹭地往上涨!
这样的女子,作为正妻出嫁时的聘礼,或者委身于妾的彩礼,必会翻上十几倍!
说起这些,柳如嫣并不否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你想嘛,不论是正妻还是小妾,都希望拴住夫君的心!
然而,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在他们的眼中,
再贤惠的女人,也比不上花枝招展的女人!
再怎么勤劳节俭的女人,始终比不上有格调、有品味的女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洗脑”,那些女子明白这些之后,必会想方设法地提升自己!
与此同时,她们的目光,就会变得挑剔!
不会随便找个男子就嫁了!
就算过了婚嫁年龄,她们也会耐心地等待!
至少,要嫁个买得起绫罗绸缎的男人!”
“厂公,你说的这些……好像有些道理!
可是……大多数的男子,至少七八成以上的男子,荡尽家财也买不起绫罗绸缎啊!
如果天下女子都变得有格调、有品味了,她们就很难嫁出去了!”
柳如嫣的担心,王立却不以为然!
“没错,这正是我想要的!
你可别忘了,对男子来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为了娶妻生子,他们必会想尽一切办法赚钱!
就算暂时买不起绫罗绸缎,他们去偷去抢,或者去借,也会打肿脸充胖子!
至少在媒人面前,要置办好几身的绫罗绸缎,充充门面嘛!
他们给正妻的三书六礼,或者纳妾时,也会给妻妾准备几匹上等的布料嘛!
如果天下的女人都变成这样,咱们还得增加几十个大型作坊!”
“可是……这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难啊!”
唉!
确实!
想让全天下的女人变成这样,确实很难!
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就这样,先试一试吧!
对了,那些熟练织工的薪酬,每月再加五百钱!
还有,分散在各州各府的养蚕作坊,尽量多地征招女子!
她们的工钱,每月也加五百钱!
嘿嘿!
女人的收入高于男子,她们就有了优越感!
谈婚论嫁的时候,她们就会越发挑剔!
对了,再给她们灌输一些“女人当自强”,灌输一些“女人要独立自主”的价值观!
她们对男子的依赖程度,就会大大降低!
在家里,她们就敢反对男子!
昔我往矣 小說
甚至,还要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
只要女人不看男人的脸色,只要她们手上有了银子,还怕她们不买布料?
还怕她们不做衣服?
嗯,就这么办!
“厂公,你觉得……妾身跟赵姐姐,谁更有品味,谁更有格调?”
“……”
“厂公,你到底挣了多少银子啊?家里的账本……是不是……嘻嘻……”
“……”
“厂公,你别生气哦!
暗夜
妾身又不是正妻,能跟在厂公身边锦衣玉食,已经很知足了……”
柳如嫣格格笑着离开,王立也淡然一笑。
却在突然之间,想起一些奇事:
在几百年以后,四川地区的女子,与其他地方的女子大不相同!
在四川,男女之间谈婚论嫁时,大多数的丈母娘,其实是不要彩礼的!
就算有,也不过是随大流,随便“意思”一下,图个彩头罢了!
这种行为,并没有降低女子的地位!
反而,嫁到男方家里的女子,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
四川的男子,每月发了工资之后,大部分的收入都上交到了老婆手中!
自己,只留下少许的零花钱!
而且,四川地区的男子,很少有“打老婆”的现象!
四川的“耙耳朵”,可是全国闻名的!
这些不同寻常的现象,四川独有!
我去!
难道是因为,在明末清初的时候,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扭曲”了四川女子的价值观?
然后,这种价值观代代相传?
一直传了几百年?
靠!
绝不是我干的!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